孤鸣。

常年养老的Norwegian Lute。
北欧神话爱好者。立派兄者厨。
堀兼。青石。胁教徒。
撸否上大大太多,不发摸鱼,怕辣你眼睛。
(这里只剩黑历史了,真没什么好看的。)
—Je brise tous les obstaclea—

无题。



他一拳打碎了镜子,指节上那一根根划痕里渗出了血。

他跪着捂住脸,抓住头发,望着一地残片。

“不…不要看我!不要!”

他看着满地惊恐的、失神的、疯狂的眼。

苍白的鬓发也被染黑——对啊,月光下的血是黑色的。

他在无声的恸哭中抬起头,眼中映着苍白的夜。


波尔茨多好看,可我画不出。
我只会用黑墨水乱涂。

到头来对那些条框之物都是不屑的,
不论鸟巢,还是鸟笼。
喜欢风,或是像风一样发疯。
喜欢冰雪,极寒砭骨也无以为惧。
但终究只能将自己盘曲起来,
缩进阴冷潮湿的洞穴,
以口衔尾,用力地咬下去,
再将血滴尽数咽进肚子里。

香山很远。

长江很远。

珠江也很远。


西伯利亚上空旋转的气团

逐渐生长成了

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


我所挂念的人哟,

挂念着我的人哟,

冬日已到。


谨记添衣,

莫受风凉。

跪求好心人教我在LOFTER上艾特别人以及如何把超链接一长串网址换成带下划线的词语句子m(_ _)m

在冰岛,我们会遇见什么?

Nolan:

慕溪北欧旅游:



冰岛,一个听起来就像是另外一个星球的地方。许多在休眠的火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可能带着积蓄已久的庞大力量苏醒过来。还有令人叹为观止的冰原地带,那里是一派肃静的冰寒之地,时间里的一切仿似都静止于此。瓦特纳冰川在诺兰导演的胶片镜头里就成了另外一个星系中的“曼恩星球”,人类在这里寻找着极有可能出现的生命迹象。这么一个冰与火共存的地方,我们在那里,还会遇见什么迷人的遇见?





瓦特纳冰川位于冰岛东南部,是欧洲最大的冰川,面积8300平方公里,仅次于南极冰川和格陵兰冰川。徒步在这里,映入眼帘的尽是一片水波形的白色,仿佛走回遥远的冰河时代,思绪已经与你所在的空间相剥离了。





杰古沙龙湖是冰岛最大、最著名的冰河湖。湖底深达200米,也是冰岛的第二大深湖。在冰河湖的湖水湛蓝、清澈,很多形状各异的超大冰块飘浮于湖面。在这样的景致面前,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深怕打扰了这宁静的冰原世界。





冰川里的啫喱,透着蓝光的冰洞。是冰川的运动和消融造就了冰冻的奇幻景致,这自然是冬天的厚赐。在夏天,这美丽的冰洞会将在它内部的所有生物都轻而易举的掩埋了。





ThrihnukagigurVolcano是一个距离雷克雅未克15公里外的火山,这座火山最近的一次爆发大约是在3000多年前,如今是地球上唯一一个可以供旅人参观的古老岩浆之处。专家还说,这座火山随时都可能再次醒来。





冰岛约月250个大小不一的碱性温泉,而蓝湖就是这其中最知名的温泉。纯白的底,湛蓝的湖,荡漾的波,薄纱似的热汽飘浮在湖面,犹如童话里的仙境。





冰岛,真是一片幽蓝之地,冰湖上漂浮的冰块,在阳光的触碰下,像是一块块钻石般折射着清透的光影。冰岛,这是一个孤独的星球,散落一地的景色,凝结了一种孤寂傲世的美丽。随时可能苏醒的火山始终是冰岛的一个难以抗拒的巨大力量存在,一声巨响就打破了这片大地的安宁,空气里开始飘散着火山灰。大自然的力量爆发之后,这里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安静。在这般美丽面前,真希望自己拥有无限大的胸怀可以将它包容,独自消化这如创世之始的幻像。




























文:花花小编




图:来自网络








慕溪,专注北欧定制旅行




4008-550-767




020-85507670




info@mustardseed.com.cn




广州市体育西路191号中石化大厦B塔2922




www.mustardseed.com.cn








这些是冰岛的画面,




有火山,冰原,温泉,冰岛马...




一种空气中漫着古老火山的味道,




一个孤寂的“曼恩星球”,




......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分享,




那么,请关注我们慕溪北欧旅游。


IF番外:时刻【华纳篇II】

※被喂了一大口刀子后的产物。
※其实并不致郁,只是意识流。
※泛滥的意识流。
※有人有耐心慢慢看到最后吗?



II-60 Seconds.

60s.
刺骨的冰凉接触皮肤,来不及逃逸的气泡贴着皮肤挣扎着,在布料纤维的阻拦下拥挤着向上逃逸。
它们惧怕堕入深渊。
55s.
全身都被水淹没,头皮一阵冰凉。在这刺激下感官似乎变得更加灵敏。虽紧闭双眼,还是能感觉周围的光线逐渐变弱。肺部中的空气下意识地从口鼻中呼出,又因条件反射开始闭气。
冲入水中的惯性尚在,继续下沉。
50s.
眼睛可以睁开了,即使不太适应,还是能通过模糊的视野分辨物体。
思考继续。
生存还是死亡?
选择后者。
下沉。
45s.
张开嘴,又将肺部空气尽可能地呼出。
气泡迫不及待地冲开一条并不笔直的路,冲出水面。
下沉速度加快。
水下的冰冷夺走了四肢的大部分感觉。
习惯性地握紧双手,不要挣扎。
不要凭着本能挣扎。
40s.
从水下看向水上的世界,那里被水面扭曲,同时也被深水染成了浅蓝。
如果那就是真正的世界,那么自己醒来后,会不会觉得很不适呢?
大概鱼并不会这么认为。相反,他们才会觉得,那个水上世界荒谬透顶。
所以没什么好奇怪的。
35s.
还应该想些什么呢?
深渊无底,而思维无边。
也许是时候放放走马灯了。
30s.
黑,好黑。
水面上投下的光在远去。
明明大脑还很清醒,为什么总会想到死亡呢?
就像礁石旁歌唱着的海妖,她们歌颂着另一个世界是多么美好,却无法回头。
人们只说她们会夺取人的生命,可那些驱船撞向礁石的人,难道都不是自愿的吗?
世界上哪有什么蛊惑,每一个人的所做所为,都是自己的想法。
黑,好黑。
25s.
尤克特拉希尔。它是世界之外的,另外九个世界的名字。
可惜愿意守护它的人不多了。
把眼睛闭上吧,继续沉溺,水面上的世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尤克特拉希尔也是。
想知道离开了多远,这也是没有意义的。既然下决心要离开,又何必在乎。
这副失去知觉的身体依旧下沉,而他的思想在为沉溺扫清道路。
对,这样就对了。
20s.
是不是应该想想那个世界的人了?好好道别后就彻底结束吧。
只可惜没有机会方面这么说了。
这样也好,如果方面说了,他们一定会来阻止我的。
嗯,要好好组织一下语言。
只有这次机会了吧。
15s.
思考的速度变慢了,但很清醒。
首先…再见了,萧楚清,我的东方朋友。其实酸辣粉没有我说得那么糟糕,但阿夸维特比二锅头好喝,真的。
也许你会觉得我这时候说这些很奇怪,但这就是我想说的话,对不起。
10s.
乔治和斯蒂芬,你们要好好生活下去。
奥罗拉和梦露也要好好生活下去。
噢,差点忘了斯诺尔,还有盖娜…
承蒙你们照顾了,非常感谢。
今后就不必麻烦了。
5s.
珂兰。
我本以为那句无稽之谈可以成真,但那终究只是一句无稽之谈。
仅此而已。
可我证明了我们相爱。
仅此而已。
若有余生,也请多多指教。
再见吧?
我想说的仅此而已。
0s.

0s.

0s.


—END—

【IF番外】Sweet Secret_02

※久违又一更。

※笔者已阵亡,幸好后继有人。

※前后画风有差异,请耐心食用。

※01戳这里→http://1184845318.lofter.com/post/1d395f90_a5ceb4a


↓↓↓↓↓↓↓



02

“她们都走了吧?”斯蒂芬小心翼翼地扒着窗台,透过白色纱制窗帘向里看去。但近视200度的眼睛让他有些力不从心。

乔治在他身后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遭来对方横来的一个白眼。

“看来是走了,进去吧。”乔治笑着扶着斯蒂芬的背,拎着大包小包打开了门。

—————

“这个大概是用的到的…”华纳颠了颠手里的蓝莓汁瓶子,但他还是不忘拎上几瓶酒和柠檬汁。他的余光瞟到了市场外的甜品店。

“Paris Baguette?”

他拎着采购好的食物推开了甜品店的门,门上的风铃清脆地响了起来。

“Bonjour.”

素胚的蒙布朗吸引住了他的注意,那作为装饰品的小美人鱼形状的巧克力简直是为了她而量身定做的。

营业员将蛋糕包装好递向柜台前英俊的小伙,浅笑着问,

“需要几根蜡烛呢,先生?”

华纳微微勾起唇角。

“C'est trés confidentiel.”

—————

门铃声尖锐地叫起来。斯蒂芬放下手里的气球奔向门边,眼里闪着兴奋的光,但嘴里还叼着丝带。

“看来我要的东西到了。”

他含糊不清地说着,一边打开了门。

首先映入眼帘的并不是理论上应该出现的快递员而是泛着金属光泽的仿小美人鱼的铜像。

“麻烦你们帮我们搬到泳池那边吧,非常感谢!”乔治走上前来拿下斯蒂芬唇间的丝带,抬着头向着空气中不知是否存在的精灵们大喊着。

“这可真是个大家伙,你买它花了不少钱吧?”乔治看着慢悠悠飘起来的铜像,不禁赞叹着。

“我怎么知道?”斯蒂芬耸耸肩,“我刷的华纳的卡”

乔治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沉默了一会后他拍拍斯蒂芬的头。

“回归正题。”

斯蒂芬吐吐舌头,向屋内走去,不再注意那铜像。

“该死,这天花板太高了…”

斯蒂芬抬头去看正挂着彩带的乔治,抬手给他递了一卷胶带。他远远地看着奥罗拉和梦露追打着冲了过来。

他知趣地后退了一步,然后幸灾乐祸地看着乔治被撞了下来。他走过去蹲下来,用丝带在乔治头上扎了个蝴蝶结,不顾乔治的眼神自顾自地大笑起来。

他们没注意到已经站在门口的华纳。

“看来你们的任务完成的不错?”华纳微笑着看着满地狼藉和零散的饰品可怜巴巴地耷拉在天花板上。

斯蒂芬迅速拉着乔治向厨房跑去。

“我们去处理食物,这里可就交给你了嗯?”斯蒂芬转过头向华纳眨了眨眼睛又继续跑向厨房。

后者轻轻叹气,不再追究,而是接过了丢过来的活儿。

—————

“这衣服你穿上绝对棒。”萧楚清扬了扬手中的纸袋。
“哈哈,那可不一定。”

珂兰笑着想要打开门,楚清却抢先进去,消失在房子里。

门虚掩着,珂兰看到窗帘全部被拉上了,光线幽暗几乎看不清东西。她有些紧张。

她试探性地向里跨了一步。

“嘭!”突然响起的小礼炮的声音将她吓了一跳。

紧接着是一串礼炮声和突然亮起的彩灯。

彩带落在她头上,所有人都站在门边笑着看着她。

“生日,

快乐!”


—TBC—


———————

撰稿:白狩

校稿:SPH

素材提供:白狩&花辰&Metron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