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鸣。

常年养老的Norwegian Lute。
北欧神话爱好者。立派兄者厨。
堀兼。青石。胁教徒。
撸否上大大太多,不发摸鱼,怕辣你眼睛。
(这里只剩黑历史了,真没什么好看的。)
—Je brise tous les obstaclea—

IF番外:时刻【乔治篇】Unexpected Rain

Unexpected Rain



前言:听歌的时候的脑洞!临时起意随手写的,大概就是异域街头、雨天、在街上踏着水的迷茫的人、还有坐在简陋的酒吧里看着雨点落在地上然后胡思乱想这样为基础⋯⋯
意识流,有点没台词的默片那样⋯⋯
以及强行安利Bombay Dub Orchestra这个组合!标题和灵感就来源于他们的单曲Unexpected Rain,文章配合音乐食用更加!

P.S. 事情发生在乔治加入探灵组的半年前,他为了调查案件从FBI里出来自己单干,面临炒鱿鱼的风险(或者已经被炒了,现在希望能解决之后回到原来的职位)。现在他的压力就是“假设这个案子调查失败,那么饭碗就没了”。


↓↓↓↓↓↓

天空乌云密布,不一会儿就开始淅沥沥地下雨了。路上的行人开始纷纷寻找地方避雨。没出一分钟,整个世界就彷佛变得模糊起来,笼罩在一层轻纱般的薄雾中。昏暗的大环境和居民家里的灯光形成强烈对比。
但是屋子里的灯光同样简陋而昏暗,只是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突出罢了。
乔治被一滴雨滴滴中。彷佛被谁拍了下肩膀似的,他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看天。迎接他的是更多的雨滴。一滴,两滴⋯⋯最后变成了接连不断的一片,好像公园里的绿化的喷头把水喷脸上一样。怎么就正好赶上雨季,乔治暗暗腹诽道。当然他不可能在街头当众放肆谩骂天公不作美,于是只是撇撇嘴,把自己外套的帽兜套上,双手插进外套口袋里,然后又开始快步向前走,甚至是小跑了起来。任由雨水冲洗着他,帆布鞋在凹凸不平和满是泥泞的地上溅起水花。他想走去哪?乔治自己也开始感到迷茫。
这是他流落他乡街头的第六个月。不过流浪是他自己的选择。他硬生生让自己无家可归— —或者说有家归不得。
这么快就半年了。他低着头继续匆匆赶路。
各种简陋破旧的小店从他身边擦过。有些狭小的只能放下货物,店主坐在外面;有些甚至没有开灯。假设天气晴朗的话,还会看到不少小摊贩和街头艺人。店主们用乔治听不懂的当地语言吆喝着,希望能吸引顾客。这些小店有一些卖水果和小零食的,也有卖当地特色首饰和工艺品的⋯⋯总之虽然称不上很丰富,却又玲琅满目。乔治没有看这些店的兴趣,也于是没停留,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和拼命向前走,但他感觉得到店主期盼着他停下脚步买点什么的眼神。或许这位店主家里有年迈的父母,年幼的孩子,他是家里的顶梁柱⋯⋯
在这个世界,这个时代里,生存不易。
漫无目的不知道走了多久,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是的,现在他与行尸走肉有何区别呢?这样的不安定和漂泊生活让他对过去产生怀疑,对现在产生厌倦,对未来产生恐惧。虽然他一开始出来的目的很明确,但后来随着调查进展,越来越多的选项和谜题出现在眼前。它们慢慢地将自己引上离终点越来越远的路,甚至让乔治迷路了。乔治不知道下一步会怎么样,也看不见终点。只是盲目地向前走,却没有要去追逐的目标。
在此之前的一天晚上,乔治在街头醉宿,他很悲哀地想到或许一辈子也解决不了这系列的谜案,成为流落他乡的流浪汉,可能会死在一个小小的旅馆里,没人会发现。
这时乔治被雨水淋了个透,全身没有一块干的地方,就像掉进水里爬上来那样。甚至因为大脑思绪的混乱与迷茫,在赶路的时候甚至差点被一辆开的飞快的三轮车撞上。车轮溅起的泥水直接让他本来就湿透的裤子再来个锦上添花,这下子就像是陷进了泥潭里一样。
一下子回过神的乔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本来现在的这样的生活就让他心情就很不爽,这下子真的再也憋不住当街恶狠狠地大声骂了句脏话,吓得旁边一个小孩子连忙躲在自己母亲身后,扯着母亲的长裙。这位年亲的母亲相当不解和厌恶地用她漂亮的大眼睛撇了眼乔治,然后顺手护住了自己的孩子。乔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于是只是相当尴尬地别过脸,干咳了几声。等到交通信号灯转为绿色的时候就匆忙地跑过马路,尽快离开了那对母子的视线。
脚再次踏上人行道之后,他突然觉得这样子淋了那么久的雨简直蠢到家了,而且也走累了。于是快步走进了路旁一家简陋的小酒吧,挽起自己的衬衫和针织衫的袖子,把外套脱了拿在手上。这家酒吧临街的两面没有墙,只有几段简陋低矮的护栏草草地将店和大街分开。整家店就这样开放着,随进随出。里面灯光昏暗,当地人和朋友们在一边喝着酒一边聊天。天花板上一排老旧的白色的吊扇的扇叶无力地旋转着,徒劳地和闷热的空气作斗争,它们早就已经破旧发黄的不像话。木头桌子的桌面也早已坑坑洼洼。
雨天和阴天却最容易让人胡思乱想,又看见周遭的人都是三三两两在聊天,只有他自己是一个人的时候,一股孤独感和无助感涌上心头,各种悲哀的想法填满了他的内心世界。他顾不上桌子干净与否,额头直接磕在桌子边缘,双肘撑在桌子上,双手抱着头,开始抽泣,肩膀一耸一耸的。
在这样的困境下,孤独彷佛是雪上加霜,伤疤上洒盐。
胡思乱想中,人生开始如同电影一样回放,乔治终于是发现自己一无所有: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亲生父母就离他而去,没有原因——或者说他不知道原因;收养自己的教父和教母也相继病逝。在孤儿院里,他不和别人说话,也没人理会他,除了护工对他必要的照顾和交流外,没有多余的话语。在学校里他也是那种很少和别人打交道的怪人,有些不怀好意的人往他Locker上贴满了各种令人难堪的词汇。终于有一次,当学校里一个出了名的小霸王故意在他背后大声嘲笑他的时候,他彻底被激怒了,不管自己的个子和对方有多大悬殊,硬是干了一架。没有输赢,最后以被拉到校长室喝茶收场。就是好不容易能在FBI混的一席之地,人际关系也依然抓急,同事聚会从来没他的身影。他渴望有朋友,但可惜他早已忘记了交朋友的感觉,和怎么交朋友,上帝给了他无形的屏障,把他和整个世界隔开。
他人生唯一有价值的成就就是成为了一名Agent。所拥有的除了社会身份和护照,也就只有这张来自FBI的警察证。
不过早在半年前,他决定自己调干的时候就真的一无所有了,连饭碗也保不住了。乐观些,或许只是现在暂时的一无所有,把这系列让人费解的案子全部解决之后,自己功成名就——功成名就?想什么呢?上头十有八九已经把他炒了,能回到自己原来的职位就已经很不错了。可是失败了,那么就是一无所有,颜面扫地了。
乔治啊乔治,你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子,落魄潦倒,像个流浪汉一样。乔治自己自嘲了一下。路边一个衣衫褴褛,凌乱、脏兮兮的头发和胡须不知道多久没打理过的乞丐一脸好奇地看着这个哭泣的年轻人。
雨继续淅沥沥地下着。雨点滴在这个匆忙的世界上,不起眼地来,不起眼地消失。等到阳光重回大地时,一切彷佛不曾存在过。
但被雨水滋润过的植物们证明它们来过。


———————

撰稿:Metronome
食用愉快!;D

评论(3)

热度(4)

  1. MetronomeMark孤鸣。 转载了此文字
    臨時起意的產物!各位看官食用愉快啦!感謝幫忙發的右手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