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鸣。

常年养老的Norwegian Lute。
北欧神话爱好者。立派兄者厨。
堀兼。青石。胁教徒。
撸否上大大太多,不发摸鱼,怕辣你眼睛。
(这里只剩黑历史了,真没什么好看的。)
—Je brise tous les obstaclea—

【IF番外】Sweet Secret_04+05

※最终章!想了想还是一块儿发了
※关爱公主(Stephin)人人有责。
※远离酒精才人人有责←
※和谐语不和谐,因为爱。
※最后依然祝 @☆星星点灯★ 生日快乐!虽然过了一个月了都orz
※前文链接→03
※食用愉快!

↓↓↓↓↓↓


04+05
欢乐的聚会依旧进行着。
珂兰喝醉了,她抱着奥罗拉转着圈圈,却差点因为后者体型过大连人带猫一起滚在地上。而乔治只能胆战心惊地守在一边,生怕她伤着了——其实乔治只是怕自己也和斯蒂芬一样,被那两个老不死的酒鬼灌进烈酒。
“喂,小公主傻了吗?”萧楚清将手在斯蒂芬眼前挥了挥,又打了个响指。而斯蒂芬却呆呆地盯着地板,仿佛木头纹路会蹦出来似得。
“不知道,我想他不是傻,是蠢了。”华纳懒洋洋地回答着,顺便秀了秀自己的汉语功底。华纳和楚清的脚边都堆着两三个玻璃酒瓶。
“小公主可真是孱弱啊…”楚清抛出一个有些复杂的词语。
“他从小就这样,看他的小身板。”华纳不是很在意地耸耸肩,完美接下攻击。
二人的对话很快就被打断了,珂兰扑进了华纳怀里,楚清会意地起身拿蛋糕吃,把空间留给这对恋人。
“你困了吗,珂兰?”
“嗯…是有点。”
然而一直沉默的斯蒂芬突然冷冷地笑了起来,他猛的抬头看着天花板,让自己的身体倒在沙发上。他挥动手臂,煞有介事地大声说着:
“呵呵…多伦多的菜价真是逼的人想去游行…股票也不景气,害得我昨天降尊纡贵地去金斯顿买菜…买回来还要被折磨胃袋,这还有天理吗!”
可是并没有人对斯蒂芬的话做出反应。楚清坐在吧台上吃着蛋糕,乔治已经在靠近壁炉的坐垫上玩起了魔方,而华纳正守在珂兰身边让她睡着。
“你喝醉了,珂兰,回去睡觉吧?”
“不要…我就在这里…”珂兰双手交叠趴在华纳肩上,“我一回去,这个聚会就要结束了吧?我不想那么早结束…”
于是华纳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珂兰身上。
“对桌那个地中海道格拉斯真是脑子有病!明明论文写得狗屁不通还天天来折腾本少爷!我年轻要你多嘴!我论文写得就是比你好,课就是上得好,学生人气就是比你高。我博士学位一下拿俩,你有个屁!你连老婆都没有!!”
斯蒂芬现在站在沙发上,对着窗口挥动手臂,脸蛋也憋得通红。
“学校食堂的菜真是人吃的吗!我宁愿啃黑面包!那牛排酱宛如呕吐物的味道再加上那恶心炸了的罗宋汤这根本就不能怪我睡一个下午了好吗!我需要恢复体力来安慰我受伤的胃!”
他大叫着,向客厅里装空气的几人抱怨着自己的生活。可是他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但我艾德里安斯是不会被打倒的!”他继续挥动双臂,而只有乔治抬头看了他一眼,又马上低下头去。
“首先是你,乔治!”站在沙发上的斯蒂芬终于像是捕获了猎物似得,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表情指向一旁转着魔方的乔治,乔治错愕的抬起头。而斯蒂芬又是一副抢到糖果的孩童的骄傲的表情,语速快得也许会让录音机感到无力,“哈哈哈哈哈小样,年纪这么小为什么不回家搭积木?FBI要你真的不是因为脑子搭错筋了?美国经济这么不景气居然还没炒你,我的天奇迹啊。月夜还能变哈士奇,你确定你找得到女朋友?男朋友都不一定吧?实在找不到我觉得我们学校隔壁物理系的一个50岁的老处女可能还挺适合你的?”乔治的眼角抽搐了几下,仿佛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他捏了捏手中的魔方,似乎想用魔方砸向斯蒂芬似得举起它,之后又强忍着怒气放下魔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乔治正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华纳时,斯蒂芬的嗓音又响起了。
“接下来是你,”斯蒂芬潇洒地转过头——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几个人都轮着数落一通。几人的目光顺势集中在萧楚清身上,她叉着蛋糕的手在空中停滞了一下,表情一沉。
“醒醒吧奶奶。您要身高没身高要胸没胸的。活该单身这么多年,养了那么多蛊也就是为了排遣寂寞吧。啧啧啧真可怜。未婚先孕还拉了个孩子。是为了自欺欺人说我有男票吗哈哈哈哈!平胸没人要的啊,奶奶。大龄剩女超过30岁你要怎么把自己推销出去?还是说接下来的日子你只能靠小黄瓜和小手指?”萧楚清看了一眼珂兰——珂兰此时已经趴在桌上,看起来已经睡着了。楚清感激地看了一眼把珂兰哄睡的华纳,如果让她的好闺蜜珂兰听到斯蒂芬这番言论,估计她会吐出血来。
“哦,小公举明天完蛋了…”楚清顺了顺气,抬头淡淡地宣布道。
“还有你,”罪魁祸首还在闹个不停,他将手直接指向了华纳,而后者坐直了身子表示洗耳恭听。“一天到晚自言自语,刘海撩得和周星驰似的。用苹果与精灵做交易的痴汉,痴汉哈哈哈哈哈!华纳你可别说你没生过气,我看见了!你暴怒的时候真像安大略博物馆里的那头狮子……看起来蠢极啦!哈哈哈哈哈!不懂珂兰是不是因为种族无法跨越所以只能和你在一起,天啊真可怜,你多少年没有滚床单了硬汉?哈哈哈哈哈哈哈!长得帅有用吗?只能干撸的别和我说话!”斯蒂芬得意洋洋地大声数落着华纳。
“周…周星驰!?”乔治惊讶地张了张嘴嘀咕着,他不禁再次看向华纳。而华纳却扶着桌子努力憋着笑,肩膀也憋得一抖一抖的,完全没有生气的感觉——他担心放声大笑会吵醒珂兰。
“好,好,你说的东西我会考虑…”华纳终于把自己从憋笑到窒息的边缘拉了回来,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
“哦差点忘了还有你!”脱口秀的主角似乎还不过瘾似地从沙发上滑了下来,指着已经睡倒在桌子上的珂兰。一瞬间,乔治和萧楚清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不约而同地看向华纳。此时华纳手里的阿夸维特酒瓶正悬在半空,抬起眼看向斯蒂芬。
屋内顿时安静下来,似乎连躲在角落的精灵都停止了窃窃私语。斯蒂芬顿时感觉有些满意,又自豪地挥动双臂,就像珂兰正站在他跟前似得。
“您能被满足吗?您真的和华纳滚过床单吗?”斯蒂芬拖着自己醉醺醺的步子,最后还摊坐在沙发上,却不忘他的手势动作。“真可怜,估计成人用品店是你们最经常光顾的地方吧哈哈哈哈哈!作为一个人鱼性格那么圣母真的好吗?话说你们上床的时候腿是劈的开吗?说实话你发尾的颜色总是让我想到青花鱼罐头。哦那可难吃了周星驰夫人你知道么。告诉我你们会不会潜伏在美国海岸线等着碰瓷?哈哈哈哈为什么人鱼不是鱼头人身哈哈…哈哈哈!…”
萧楚清一个激灵,她看着华纳的脸色黑了下去。她果断从座位上起来,不动声色地走向厕所,“我好像喝多了,失陪一下。”
“我我我去外面吹吹风…”乔治见情况不妙,连忙跟着楚清走出去。他们听见身后传来了玻璃碎裂的声音,在心里为斯蒂芬默哀三秒钟。
“这下他完蛋啦。”楚清苦笑几声,推开门走出去。
“他那叫没救了。”乔治讪讪地笑了笑,连忙跟了出去,“说谁都好千万别说珂兰啊…他一定是醉迷糊了。”
与此同时,华纳突然抬起头,放开手中的玻璃杯——瓶颈立马化作碎玻璃碎片,可怜巴巴地躺在桌子上。他往珂兰那里看了一眼,她睡得正香。华纳深吸一口气,起身拉起瘫软在沙发上嘴里叽里咕噜说着不成句的词语的斯蒂芬,拖着他往卫生间走去。
被催吐后的斯蒂芬也睡倒了。还算清醒的华纳把珂兰送回她卧室后也没再出来,乔治和楚清一起把斯蒂芬弄回他的房间后都各自休息去了。
等待他们的又将是一个美好的早晨。
 
 
“唔…早上好!”
晚起的斯蒂芬打着哈欠揉了揉太阳穴走向餐厅,首次宿醉害得他脑仁生疼。他走进了餐厅,几声稀稀疏疏的问安响了起来。
他看见萧楚清抱着奥罗拉和梦露看着电视,一向被猫咪冷落的乔治坐在沙发的另一头。华纳正在为斯蒂芬拿早餐,而落地窗旁的躺椅上还摊着未看完的报纸。
没有人停下手里的动作,但斯蒂芬的直觉还是让他莫名地感到了寒意。他并不记得他昨天都做了些什么离谱的事,而事实上只需要一点酒精就可以让他从温文尔雅的绅士变成无差别骂街的疯子。
“还好今天不用上班,不然我可不等你。”华纳一如既往地给他端来了早餐。虽然凉了点,但斯蒂芬并没有很介意——谁让他起床迟了呢。
“珂兰呢?”
“她还在睡。昨天她自顾自喝了几瓶。”
斯蒂芬低下头看着他面前的三明治和奶茶,扯了扯嘴角。
“就你,对她什么都不计较。”
接着他拿起温热的三明治,大大地咬了一口。松软的全麦土司,里面夹着温热的糖心蛋,还有生菜和番茄片,厚厚的番茄酱都快流出来了…
但是。
斯蒂芬嚼了嚼三明治,嘴里顿时爆发出一股辛辣。突如其来的辣味盖过了其他味觉,连舌头都给烧没了似得,他的口腔里甚至可以感觉到一种火山爆发的炙热和灼痛。
“嗯唔?!”他惊恐地睁大眼睛,接着强忍着麻辣的痛感,把三明治嚼了嚼,用力咽了下去。
“小公主,湖南特产,二荆条,好吃吗?我一大早起来特意为你准备的。”一旁的楚清将一切看在眼里,微笑着站起来慢慢走向他。
“什…”斯蒂芬顾不上那么多,他伸手去拿桌上的奶茶——可奶茶杯子烫的他差点把杯子摔掉。
“你不是会热魔法吗?”华纳慵懒地靠在饭桌边,没有打算帮忙的意思。
斯蒂芬心里一沉,但灼痛的嘴让他说不出话来。他勉强把杯子握在手里吸收热量,张着嘴快速地吸气呼气缓解疼痛,接着又差点被奶茶杯里升腾起的水汽呛得咳嗽起来。可是事还没完,斯蒂芬好不容易把奶茶降到即将冻结的温度,一口还没吞下去,他的表情又扭曲起来。
他发觉奶茶里有东西。
斯蒂芬将嘴里的奶茶一点一点喝下,同时小心地避免把那些东西吞下去——这个动作却因为快要失去知觉的舌头而进行得相当费劲。他喝光了奶茶,几片小巧的叶子终于被吐了出来,大白与饭桌之上。
斯蒂芬认识这个,这是槲寄生的叶片。他甚至可以断定,这些就是华纳那把老古董剑上长出来的槲寄生。
他一脸委屈地看向华纳,但只换来一句冷冰冰的回答:
“小子还挺机灵,知道把米斯特汀吞下去的后果。”
“你们…”斯蒂芬强忍着痛苦,扶着桌子想站起来。可这时,华纳、萧楚清非常默契地封锁了离开饭桌的去路,乔治则坏笑着向他走来。
斯蒂芬绝望地意识到这都是他们设计的套路。
于是乔治开口了。
“哈,哈,哈,哈,即使饭里有毒也不愿意浪费一口?小样,个子这么矮为什么不去买一双高跟鞋?难道鞋子贵到你买不起?你在学校不会成为一个学生间的笑料吗,我的天奇迹啊。而且长得还这么娘娘腔——喔和高跟鞋蛮配的,你确定你找得到女朋友?或许一些大妈会喜欢你?实在找不到了我知道一个Gay吧,你在那里会很受欢迎的。”
乔治看起来一副扯气高扬的样子,斯蒂芬一拍桌子站起来。
“我只是把你的话如数奉还而已,小公主。”乔治继续坏笑着,而斯蒂芬心里满是愤怒与不解。
“难道我…昨晚做了什么?”
“当然。”“不然呢?”“显而易见。”
三个人同时回答道。
“不!我不服!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待我!!”斯蒂芬绝望地尖叫。
“你的早饭,你要自己吃完。”华纳只是平静地指了指那个放了满满二荆条辣酱的三明治。
“不!!!!”
“你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我拒绝!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昨晚发生的事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谁信啊。”
斯蒂芬摇摇头,无力地跌坐在座位上。他现在有一种把乔治揍到天花板上去的欲望,但天知道华纳和楚清还会怎么修理他。
“天亡我也……!”
斯蒂芬绝望的呐喊,丝毫无法动摇他这几个朋友的决心。
友谊的小船一沉底就起不来。
 
—FIN—
 
 
———————
 
 
撰稿:白狩&SPH
校稿:SPH
素材提供:白狩&Metronome&花辰&SPH
 
望大家看得开心!(๑•̀ω•́๑)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