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鸣。

常年养老的Norwegian Lute。
北欧神话爱好者。立派兄者厨。
堀兼。青石。胁教徒。
撸否上大大太多,不发摸鱼,怕辣你眼睛。
(这里只剩黑历史了,真没什么好看的。)
—Je brise tous les obstaclea—

【文字练习】Paradise

“你说的这个地方,是什么样的地方呢?”

“她很美。她有绵绵不绝的山脉,巍然挺立的古树,岛屿与湖泊星罗棋布…
“那些直到春天还不舍得化的冰啊,你简直想不出该用什么美好的词语来形容他们,钻石太俗,玻璃又太廉价,他们不是真正的水晶,却是连时间都留不住的珍宝…
“夏日的晴天,太阳赖着不走,只消站在湖边,随意撒些饵料,马上就会有又大又肥的鱼上来咬钩子,用刀刮了鳞,往鱼背上切下一刀,就着酸甜的蓝莓,清香的树莓,多汁的草莓,看着太阳还没沉下地平线又被钓起来,累了就在树下打个盹,就这样可以过一整天…
“秋天,一天比一天凉了,扛着枪趴在草地里,灌木旁,小心地屏着气,一天下来至少打得到五六只雷鸟和山鸡。欧石楠都变得灰绿,有些都枯黄了,站在这样的荒野里,倒是真有种萧瑟的意味。不过要小心,早晨特别凉,若是一大早就起来,会看到草叶上有一粒一粒洁白的霜花…
“冬天真是又黑又冷,太阳像个胆小鬼,刚从山顶上探出头,没过多久就跑没了。你只能窝在家里守着火,因为出去的绿都被大雪封上了。但你也可以冒险走出去,等几个晚上,运气好就能看到极光——那是精灵亦真亦幻的舞蹈。极光以你难以预测的姿态舞蹈着,扭动着,变化着,你会看到那些绿色火苗中闪现的明黄与烟紫,而他们舞蹈的背景正是无边的星空,银河就像一棵笔直的白桦,横插在天空之上,群星就是白桦树干流出来的汁水,被胡乱泼洒在深蓝的幕布上…”

“这可真是美极了…”

“不。”

“嗯?”

“这片土地,绝不能单单用美来形容。即使拿整个世界赞美的话都用来赞美她,都不会过分的。”

—FIN—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