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鸣。

常年养老的Norwegian Lute。
北欧神话爱好者。立派兄者厨。
堀兼。青石。胁教徒。
撸否上大大太多,不发摸鱼,怕辣你眼睛。
(这里只剩黑历史了,真没什么好看的。)
—Je brise tous les obstaclea—

【IF番外】Sweet Secret_03

※到这才是高潮(?)

※莫名心疼Stephin

※上一篇戳这里→http://1184845318.lofter.com/post/1d395f90_a909a0d


↓↓↓↓↓↓↓



03

“嘿…伙计们,这太惊喜了。太惊喜了!”珂兰葵尔瑞怔怔地站着,丝带从她头上落了下来,巨大的欢快和兴奋霎时席卷了她,她一时竟有些词穷。

人鱼的眼眶湿润了。

“生日快乐,珂兰。我想你都快忘记自己的生日了吧。”华纳轻轻地把他的爱人揽入怀里,吻着她的额头。

“哈哈是的!”珂兰娇笑着,她眨眨那对海蓝色的眼睛望着华纳,“谢谢你还记得我的生日。”

“得了吧,你们这对小恋人。”楚清笑着拍了拍她好闺蜜的肩膀。“这儿还有三个单身汉呢!”

梦露撒娇般地叫了两声蹭了蹭珂兰的腿。“哦哈哈,还有你们两个小单身汉。”珂兰微笑着蹲下来抱起梦露,又不忘轻轻点点奥罗拉湿润的鼻子。

“那么我们快开始吧开始吧!!”乔治兴奋地跳起来。几人欢笑着走进屋里。

华纳率先打开一瓶阿夸维特,众人一起举起酒杯。

“生日快乐!”

“Joyeuse anniversaire!”

“Gratulerer med dagen!”

“Happy Birthday!”

酒瓶和酒杯们碰在了一起,斯蒂芬举起的红茶杯显得意外的突兀,华纳隐隐地笑了。

“嘿,老兄要我说还是二锅头好喝!”萧楚清笑着揽过华纳的肩膀。

“我觉得阿夸维特更好喝。”华纳轻笑了声。

“瞎说,二锅头才好!”楚清秀气的眉毛竖了起来。

“就算度数偏高,二锅头和伏特加也比不了。”

“得了吧,这叫什么来着?反正在中国,有段时间这种颜色的酒都被称为猫尿。”楚清笑了起来。

斯蒂芬在争吵声中挖了一大块蛋糕塞进乔治嘴里,看着他的满脸奶油笑得跌进了沙发里,紧接着脸颊上就被珂兰拍上了一大块奶油。

“那是中国人不会喝酒!”

“我想你肯定没喝过茅台!”

“那又怎么样?威士忌在苏格兰人眼里是生命之水,伏特加在斯拉夫人眼里是生命之水,阿夸维特在北欧人眼里也是生命之水。”华纳的语气十分认真。

“中国有黄酒白酒青红酒,糯米酒高粱酒地瓜烧…”楚清也是言之凿凿。

“啊,真花心。”华纳感叹一声。

“得了吧一整个欧洲还没我天朝大。”楚清很是不屑。

“可是欧洲人征服了全世界。”华纳也不甘示弱。

“欧洲人整天打打杀杀,人民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楚清装作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噢,共产主义的牛氓。”

“资本主义的走狗!”

“友谊的小船啊…”乔治用热毛巾擦着脸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说翻就翻…”斯蒂芬紧接着跟了出来。

争辩中的两人心照不宣地冷笑一声,开始各喝所爱,而一旁的珂兰早已笑趴了。

“话说回来小公主倒还是这么高雅啊,嗯?”楚清不怀好意地盯着斯蒂芬手中的红茶杯,又将视线上移望向那双疑惑的紫眸子。“华纳你不觉得你应该给斯蒂尔推荐下你所钟情的所谓的生命之水吗?”

“我想你说的对。”华纳笑了起来。

“…”斯蒂芬惊恐地看着两人一唱一和,直觉教唆他往后缩着。

“来吧斯蒂尔,不会喝酒的男人可不算是男人哦…”华纳笑着逼近。

“我…我就算不喝酒也是个男人。”斯蒂芬咽了咽口水义正严辞地努力想在气势上占上一丝优势。

“来喝点?”华纳笑得让他觉得背后阵阵发冷。

“我才不…!?”话还没有说完斯蒂芬已经被楚清架住了胳膊。

华纳拎着阿夸维特逼近了,斯蒂芬惊恐地简直想要尖叫。

“让我喝这种东西还不如让我吞刀子!!”

可是瓶口无情地将火辣的液体灌了进去。

“咳咳!咳咳咳!”斯蒂芬被呛得眼泪直流,从未接触过高度酒的他甚至感觉自己的喉咙都燃烧了起来。可华纳马上又将酒杯口塞进他嘴里。

“咳咳咳咳咳咳!!!”

珂兰却毫无同情心似地扶着乔治笑得花枝乱颤。

“……”乔治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看着他们的暴行,他突然有些同情起经常捉弄他的人,同时又幸灾乐祸地看了看手中酒杯里的蓝莓汁。


—TBC—



———————

撰稿:白狩

校稿:SPH

素材提供:白狩&花辰&Metronome

食用愉快;)

评论(9)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