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鸣。

常年养老的Norwegian Lute。
北欧神话爱好者。立派兄者厨。
堀兼。青石。胁教徒。
撸否上大大太多,不发摸鱼,怕辣你眼睛。
(这里只剩黑历史了,真没什么好看的。)
—Je brise tous les obstaclea—

IF番外:时刻【华纳篇II】

※被喂了一大口刀子后的产物。
※其实并不致郁,只是意识流。
※泛滥的意识流。
※有人有耐心慢慢看到最后吗?



II-60 Seconds.

60s.
刺骨的冰凉接触皮肤,来不及逃逸的气泡贴着皮肤挣扎着,在布料纤维的阻拦下拥挤着向上逃逸。
它们惧怕堕入深渊。
55s.
全身都被水淹没,头皮一阵冰凉。在这刺激下感官似乎变得更加灵敏。虽紧闭双眼,还是能感觉周围的光线逐渐变弱。肺部中的空气下意识地从口鼻中呼出,又因条件反射开始闭气。
冲入水中的惯性尚在,继续下沉。
50s.
眼睛可以睁开了,即使不太适应,还是能通过模糊的视野分辨物体。
思考继续。
生存还是死亡?
选择后者。
下沉。
45s.
张开嘴,又将肺部空气尽可能地呼出。
气泡迫不及待地冲开一条并不笔直的路,冲出水面。
下沉速度加快。
水下的冰冷夺走了四肢的大部分感觉。
习惯性地握紧双手,不要挣扎。
不要凭着本能挣扎。
40s.
从水下看向水上的世界,那里被水面扭曲,同时也被深水染成了浅蓝。
如果那就是真正的世界,那么自己醒来后,会不会觉得很不适呢?
大概鱼并不会这么认为。相反,他们才会觉得,那个水上世界荒谬透顶。
所以没什么好奇怪的。
35s.
还应该想些什么呢?
深渊无底,而思维无边。
也许是时候放放走马灯了。
30s.
黑,好黑。
水面上投下的光在远去。
明明大脑还很清醒,为什么总会想到死亡呢?
就像礁石旁歌唱着的海妖,她们歌颂着另一个世界是多么美好,却无法回头。
人们只说她们会夺取人的生命,可那些驱船撞向礁石的人,难道都不是自愿的吗?
世界上哪有什么蛊惑,每一个人的所做所为,都是自己的想法。
黑,好黑。
25s.
尤克特拉希尔。它是世界之外的,另外九个世界的名字。
可惜愿意守护它的人不多了。
把眼睛闭上吧,继续沉溺,水面上的世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尤克特拉希尔也是。
想知道离开了多远,这也是没有意义的。既然下决心要离开,又何必在乎。
这副失去知觉的身体依旧下沉,而他的思想在为沉溺扫清道路。
对,这样就对了。
20s.
是不是应该想想那个世界的人了?好好道别后就彻底结束吧。
只可惜没有机会方面这么说了。
这样也好,如果方面说了,他们一定会来阻止我的。
嗯,要好好组织一下语言。
只有这次机会了吧。
15s.
思考的速度变慢了,但很清醒。
首先…再见了,萧楚清,我的东方朋友。其实酸辣粉没有我说得那么糟糕,但阿夸维特比二锅头好喝,真的。
也许你会觉得我这时候说这些很奇怪,但这就是我想说的话,对不起。
10s.
乔治和斯蒂芬,你们要好好生活下去。
奥罗拉和梦露也要好好生活下去。
噢,差点忘了斯诺尔,还有盖娜…
承蒙你们照顾了,非常感谢。
今后就不必麻烦了。
5s.
珂兰。
我本以为那句无稽之谈可以成真,但那终究只是一句无稽之谈。
仅此而已。
可我证明了我们相爱。
仅此而已。
若有余生,也请多多指教。
再见吧?
我想说的仅此而已。
0s.

0s.

0s.


—END—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