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鸣。

常年养老的Norwegian Lute。
北欧神话爱好者。立派兄者厨。
堀兼。青石。胁教徒。
撸否上大大太多,不发摸鱼,怕辣你眼睛。
(这里只剩黑历史了,真没什么好看的。)
—Je brise tous les obstaclea—

Invisible Frontier

Chap.01_

  撰稿:Metronome

  校稿:SPH.

     世界各地总有各种各样的奇闻,有不同的宗教信仰和神话体系。耳熟能详的希腊罗马神话,还有古老的《山海经》、《源氏物语》。或许在你很小的时候,父母会跟你讲述这些故事,你对此信以为真,期待著有一天会着翅膀的天使会出现在你眼前,畏惧着恶魔会伤害你。可是,长大后你会发现那不过是故事。“什么嘛,怎么可能真实存在!”

    为什么会“只是个故事”?无论是老师教导还是科学家们的理论,无一不在向我们传达着无神论——因为你看不见,触不到,所以不存在。所谓的“神迹”都可以用科学解释。所谓的不解只是今天科学尚未能解释,总有一天也可以用科学理论解释。神佛已经成为一种文化标志,一种精神上的寄托。

    可是你看不见并不代表着没有。更不是天使与恶魔的所作所为都是看不见的。他们会伤害人类,也会帮助人类。人们察觉到他们的行为,喊着“是上天来帮助我们的!”“神啊,为什么这么做!”,却不认同他们的存在。即使如此,还是有一小部分人能感受到他们的存在。这些人能看得见,摸得着他们。

    “世界没有看的简单,普通的人类接触到的不过是表层,不过是沧海一栗。所以必要的時候,上帝安排会安排智者引导人类了解这个世界。”


    回到酒店之后,斯蒂芬毫无形象地倒在松软舒适的床上,他太疲倦了。华纳则坐在生锈的窗边慢慢擦拭他的剑,目光时不时漂移向这个灯火通明的城市。
    他们下榻的地方并不是什么豪华的大酒店,只是个普通的青年旅馆。和外面的灯火通明截然不同,房间灯光昏暗,灯似乎随时都要熄灭。果然不出所料,灯光闪了闪,最终还是熄灭了。
    “不会又有什么‘特別的客人’来造访吧?”斯蒂芬突然警觉地坐直,警惕地四处张望。
    “不是。”华纳又看向窗外的风景,有意无意地说:“只是这盏灯完成了他的使命而已。”
    “鬼神年年有,今年特別多。”斯蒂芬叹了几句就松懈下来,又回到刚刚那种状态。
    房间突然出现了令人尴尬的沉默。华纳本来就不喜欢多说话,所以没有回答;斯蒂芬没有听见回答,也因疲倦,不打算再挑起话题。房间里没什么光线,唯一的光源则来自窗户外面闪烁的霓虹灯,把那窗边人的脸映照得一阵红一阵绿。
    屋内充斥着黑暗与寂静,二人的呼吸声还不足以盖过屋外的喧嚣,只能在狭小的房间徒增越来越凝重的沉默。华纳在黑暗中独自走过了漫长的岁月,被不知情的人划入阴暗之中。他感到他习惯了——不知道是习惯还是不在意。他深知他并不畏惧黑暗,还比任何人都厌恶黑暗,渴望光明。华纳深吸一口气,将利剑仔细地包好,再让目光停留在窗外。窗外的灯光虽然凌乱,但比昏暗的房间更让华纳感到安心。
    确认斯蒂芬睡着了之后,华纳也跟着躺在他旁边。过了一会儿,只听见轻轻的呼吸声,连鼾声都没有。城市的灯光越来越亮,临近天亮的时候又暗了下去。东方发白的时候,有这么一瞬间的宁静的错觉。不明亮的天空还带着不明亮的几颗星星,夜生活刚结束,而日间的生活还没开始。几只流浪猫跑过无人的街道,窜进堆满垃圾与杂物的死胡同……
    到了夜晚,城市又变得热闹起来——尽管白天也很热闹,但在灯光和夜色的反衬下更是显得蠢蠢欲动。计程车飞快地穿过繁华的市区。谁知道这繁华盛世之下到底有什么恶鬼在作祟。
    三个小时半的车程,很快就到了长沙。
    奔波了一天,斯蒂芬对这趟旅程显然还有些迷茫:“华纳,你说你有个老相识在这里?”“是啊。距离上次联络——别说见面了,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得见的,我们三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弧好应对。我们需要新的成员。”那人平静地回答。
    斯蒂芬很快就提出了新的疑问:“很久没联络……那你怎么知道她——或者是他,现在在哪?”听到这种提问,华纳却似乎不大在意地看着前方的路:“碰运气。而且,我有足够的把握再次见到她……”他顿了顿,仿佛在倾听着什么,“啊,看起来消息比我们想的更快更准确啊。走吧斯蒂尔。”
    安静的后街小巷。斯蒂芬看了看手机里的时间,知道时间真的不早了。整条巷子只有为数不多几盏昏暗的路灯,还有民居里一些在熬夜的人点起的灯光。店铺基本都打烊了,但还有一家店不适宜的开着。是家小吃店,但环境让斯蒂芬忍不住皱皱眉头。这个钟点了,居然还有人光顾。是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中国女子,坐在靠近门口的位子上;头发扎的有些随意,但身上的衣服却相当整齐干净。
    “好久不见,萧楚清。近来可好?”华纳径直走进店面,熟练地拉开女子对面的一把破烂的塑胶小凳子坐上——而那凳子彷佛随时都会塌掉。斯蒂芬有洁癖,只是有些不适地站在华纳身边打量着这个女子。
    “确实好久不见,你看我还能在这里吃着夜宵肯定过得不错啦!你来找我,那一定是出大事了吧?如果只是无聊想找我聊天那就算了——对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啊,我忘了——人老了多忘事——你身边有‘看不见的助手’嘛……”萧楚清只是抬头看了华纳一眼,一边埋头对付她面前的小吃,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萧楚清小姐,我相信您也看到了最近的新闻吧?”斯蒂芬忍不住插话打断了她。
    “世界各地都出现了奇怪的案件和异常的现象。”萧楚清淡淡地开口,又突然像个打听情报的小孩子一样凑近华纳,压低了声音“是你们惹祸了吗?”
    “可惜并不是。”华纳双手交叠,身体顺势往前倾,也凑近了身前的女子,“恰恰相反,我们是来调查并解决这些事情的。现在以我们的能又力实在有些无力,我们们想,请你帮忙。”
    话音的结尾又是一阵剑拔弩张的沉默。
    华纳的眼神仿佛有股磁力,能把人牢牢地吸住。箫楚清和华纳就这样对视着,像在打一场拉锯战。
    旁边的斯蒂芬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直觉告诉他现在打断他们不是明智的做法。他只能看看华纳,再看看这个陌生的女子,在一旁干瞪眼。
    “怎么帮?”萧楚清突然长舒一口气,然后笑了起来,身子往后仰恢复正常的坐姿。华纳也马上坐直了身子,脸上带有微微的笑容。
    还没等华纳开始详细解释他们的计划,他们的头顶上就传来一声巨响,大地也仿佛在跟着摇晃。他们听到居民楼里传来叫声,接着闻到了烧焦的气味。小吃店的老板和厨师惊恐地跑出店门,悬在天花板上的日光灯就随着他们的脚步掉在地上摔得粉碎。紧接着,天花板上的白粉扑簌簌往下掉,还有燃烧着的砖块和木板也支撑不住塌了下来——小吃店的天花板上炸出了一个大洞!
    箫楚清三人早在第一时间就跳出小吃店,注视着这惊心动魄的一幕。
    “啧……”华纳和斯蒂芬对视一下,接着二人一同盯着箫楚清。
    “我记得楼上那位是……是一位老神婆!”楚清没有察觉二人的目光,自顾自惊叫起来,“天哪,她做了什么?!”

                                                                                                  —TBC—

评论

热度(9)

  1. MetronomeMark孤鸣。 转载了此文字
    本文無BL無BL無BL!!!!!!!!!!!!只有BG!!BLGL友情向!!!注意注意!!!YY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