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鸣。

常年养老的Norwegian Lute。
北欧神话爱好者。立派兄者厨。
堀兼。青石。胁教徒。
撸否上大大太多,不发摸鱼,怕辣你眼睛。
(这里只剩黑历史了,真没什么好看的。)
—Je brise tous les obstaclea—

以诺厨的角度,论《Inescapable》的闪光点

____Sylvia____:

相信丁诺圈里看过《inescapable》的人不在少数,喜欢这个本子的也不在少数,同样的我也是油泡泡的忠实粉丝,但前段时间好奇地搜了下微博,结果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还让自己心累了好一阵子,退圈的想法直到现在也还在我的脑子里阴魂不散。

 

黑这个本子的人有一大部分是出于“cp观奇怪”这个理由,但无论别人怎么黑它,它依旧是我心目中最优秀的本子,油泡泡也依旧是我最欣赏的同人作者。

话题开始之前先放上美丽的封面


上面我也强调了,无论别人怎么黑它、怎么唾弃它,《inescapable》依旧是我心目中最优秀的本子。

原因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其他任何一个本子对人物性格描写(尤其是对诺威)的细腻程度可以超越它(当然,每个人心目中都会有最优秀的本子,如果觉得自己心目中的那本才是最好的,那也无妨),至少在我看来,就算是油泡泡自己画的另外两个历史背景的本子《million les》和《冰刃之雪》也无法超越《inescapable》。

标题里也说明了是以诺厨的角度,本篇的研究主角自然就是诺威了。

《inescapable》里的诺威几乎就是我心目中的诺威,油泡泡当时应该也是个诺厨,她的北区欠本子里可能会没有其他四位,但诺威却肯定有戏份。

那么正题开始,《inescapable》里的诺威究竟有哪些特点?


①看透世态炎凉,懂得武装自己


【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弱者必亡。为了生存,要么变强,要么……】

相信大家都能看出油泡泡是运用了“开头留悬念吸引读者”这种手法,从最下面的“要么……”开始,我就相信这个本子一定不简单,留悬念的本子不在少数,但时机把握得这么好的却是凤毛麟角。

 

这个时期的诺威经受了维京时代、卡尔马联盟以及丹瑞矛盾的洗礼,一路过来看遍了世间的人情冷暖,早已在蛮横的海盗群中磨砺出了坚毅自强的维京气概。

在弱肉强食、不讲人权的野蛮时代,想要活命唯有保护自己,要么被别人杀死,要么去杀别人,如果诺威只是个普通人,他肯定也不会为了所谓的道义而让自己的性命白白送出去,又何况现在他还担负了国家兴亡的重任。

从服饰上看,时间已经是贝瓦尔德离开卡尔马联盟后了,诺威预想到自己将会跟丁马克有一场战斗,所以准备好了武器、装备,并在草原这种少有的静心之处,珍惜这所剩无几的安宁日子,因为战斗肯定不会在这种世外桃源般的美景中进行,相信他本人也不希望让战争染指这片绿荫大地。

你们一定可以想象诺威在下定“再次重返这片土地”的决心后,毅然奔赴战场的画面。


②料到自己的失败,但依然不屈不挠


这里有三个细节:

1.诺威的脸上被刮出了刀痕,嘴角有了血瘀(从后头的对话中可以得知,他的手也受了伤),但丁马克身上别说刀痕了,就是瘀伤都找不到。

2.注意两个人的剑柄,诺威的剑柄比较细比较薄、没有图案或标志(这一页我没有放出来),而丁马克的剑柄比较厚重、上面有十字标志、连接剑身的部分卡着一个深颜色的玩意儿。

3.诺威身上的装备除了那把断掉的剑,其他一律是布料,而丁马克身上的盔甲我判断不出到底是什么材质,但肯定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是的,实力悬殊这种事真不是开玩笑的。

先不提肉搏单挑能不能打得过,光是装备之间的差距,诺威就已经输了一半了。

如果没猜错的话,在与敌方碰面的时候,诺威就已经能料到自己的结局了,他在知道自己必败的情况下依然战斗到底,有对未来的恐惧、也有那么点不愿接受必败结局的意味。输了的话要么跟着丁马克,要么死,前者大概不会有好结果,后者直接结束,两面都是绝路。

 

亮点是左下角那个眼神以及那格的话:【如果我说……“不”呢?】

我想在这个时候,诺威对未来的预想是被对方一剑砍死。士可杀不可辱,与其屈尊,不如殒命;与其苟延残喘,不如一了百了。这才是我家那自尊心强盛、目标坚定、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诺威。

 

补充一点,我觉得这个时候的诺威其实已经是喜欢了丁马克很久的,但对方那不讲道理的个性却又让他苦恼了,作为国家的承载体,理性的诺威肯定不会为了一己私欲就把国民抛在身后,所以在战斗的时候是没有留情的。

 

再废话一句,油泡泡对人物的表情刻画很到位啊,第一次在本子里见到这么犀利的眼神,也就是这个眼神,让我由在北区欠五人中徘徊不定的状态,毅然地变成了诺厨。


③在逆境中依然懂得收放,将损失降到最小



重头戏终于来了!!!这是我最欣赏的地方,我从来都没有在其他本子的诺威身上看到过这个特质。是的你没看错,成熟、理智的诺威,在逆境之中依然懂得收放,在悲伤之余依然懂得冷静,在混乱之时依然懂得清醒,懂得适时收敛、换位思考(“位”指方向,不是指人)、将损失降到最小的诺威。

 

先说前一张,即使是作为国家载体的诺威也会跟常人一样有自己的思想感情,在被丁马克打败之后,他一直都没有流过眼泪(除了肉那一次,后来第二次被推在床上时没有,所以我猜测他在近期也没有哭过),也就是因为坚强了太久,情绪总有一天会突然爆发出来,只是时机问题。

而在无数次反抗无果后,诺威终究还是认清了自己,接受了自己的失败(这里的“失败”不仅仅指输给丁马克的失败,还指想让自己讨厌丁马克,但无奈过了那么久,自己还是无法把他的影子从脑中抹去),并在绝望和纠结之中将压抑了许久的情绪发泄了出来。

突然想起自己最喜欢的那篇北区欠同人文在写到贝瓦尔德把诺威错看成了提诺于是发生了那种事的时候,有用这么一句话来形容诺威:不想把自己的脆弱暴露出来,他原本是坚强的,对,一直很坚强。

 

再说后一张,上面一格跟下面一格的瞬时转换,这表明由笑到累的情绪变化是在一瞬间成型的。

下一格的眼睛特写把眼角的泪痕也画了出来,再看那迷离的眼神,整一副心累的模样。诺威也许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厌倦了砍砍杀杀的日子,但残酷的现实又让他不得不离自己心目中的生活越来越远。

在冷静下来之后,他突然意识到暂时屈服、等待时间的洗礼也是个好办法,不仅能让自己由悲变为乐,还能避免不必要的流血(从合作本子里的6P番外中可以得知:诺威从门缝里探出去时,丁马克杀的那些人是反对丹挪联盟的挪威人)。

于是为了无辜的百姓、也为了自己,诺威选择了一条疑似曲线救国的路。只要性命还在手,办法自然就会有(怎么好像押韵了= =)。

 

这里再提一点,在被丁马克占有之前,诺威的性情比被占有之后更焦躁,有可能是受杀戮环境的影响,也有可能是没经历过这么大的波折,所以还留有年轻人的单纯。

诺威在宁死不屈的同时又不会像小孩子一样鲁莽地向前冲,懂得将各种可能性进行对比。战败时在死和屈尊之间选择前者,被占后在死和曲线救国之间选后者,由浮躁变沉静,由果断变优柔(然后从贝瓦尔德手中出来了之后又变回了以前的暴力美人)


④崩溃之后依然淡定


首先问个问题,动漫里的人物在黑化之后一般会怎样?没关系我用来自问自答的,大致是这样:仰天大笑、挥刀乱舞。

 

那么这里,诺威的特别之处就显露出来了,时时刻刻都没有把心如止水的特性丢掉,即使是崩溃和黑化的时候,他也不过是从容地把敌人干掉,搞定之后便收手,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大概会把武器指向后头的丁马克,并抓起他的衣领摇啊摇地问“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你还这么惊奇干什么!”,然而诺威没有,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不是你教我的吗?”,到底是陷得太深没救了,还是保留了原有理智而没有发狂,这我就不敢轻易下结论了,但其他人陷得太深没救了的时候依然是仰天大笑挥刀狂舞,如果用“诺威陷得最深”来作结论的话,我只能说陷得那么深也是一种境界。


⑤对丁马克又爱又恨


前面我也说了,油泡泡对表情的刻画功力简直太厉害了。我觉得最传神的就莫过于这一页中间部分的眼部特写,尤其是眉毛,简直就是把诺威的纠结刻画得恰到好处。

 

左边的眉毛有着普通的弧度,寓意诺威对丁马克的不解,对对方的任性怀有不满,想到自己就要自由了。

右边(呆毛那一边)的眉毛呈八字,寓意对丁马克的爱(或者是同情),看到曾经的海盗王者如今没落到失去一切(再加上穿裙子那段后自己似乎也没有以前那么讨厌他了),心中不免会泛起一股怜惜之情。


这里还有一个细节,丁马克走在廊道时,诺威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这说明什么?诺威肯定很关心这场战斗的结果,但关心的同时,他也许也预料到了丁马克会战败的结局,就像当初预料到自己会战败一样,所以听到结果之后并没有太惊讶,甚至连表情也不过变了那么一丁点,颇有“果然吗”的意味。成熟理智的老婆可遇不可求。

 

——【关于合作本子里的6P番外】——

不知道有多少个人看过油泡泡画的《inescapable》番外篇,收录在一个多位作者的合作本子里。


注意左边的对话框,【因为不干掉的话,他们就会让诺子伤心的嘛……】

第一反应,战争不仅会伤害孩子,还会伤害孩童心的大人。

后面诺威在丁马克怀里哭的那一页我就不放了,明显的“你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的气氛,太虐。

 

——END——

Btw,有谁记得一篇叫《瑞芬独立梗》的短漫吗,我是看那个入坑的,曾经在pinterest上翻到了英文版,但当时一高兴过头就忘了右键= =求分享

评论

热度(58)

  1. 孤鸣。____Sylvia____ 转载了此文字